《海洋开发与管理》杂志社官网

基于面板数据的我国海洋渔业经济的影响因素

0 引言

海洋渔业是现代渔业和海洋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泛指海洋水产业,是以海洋为依托,充分利用海洋生物资源的生长发育等一系列生理活动的产物获取产品的物质生产活动以及由此衍生的其他相关生产活动[1]

在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国海洋渔业取得长足的进步,同时也面临渔业资源衰退和海洋生态环境破坏等严峻挑战。随着建设海洋强国战略的提出,海洋渔业研究日益重要,不仅揭示其经济发展规律,而且为各级政府部门应对挑战提供决策依据。安倩倩等[2]提出渔业贷款可显著促进海洋渔业经济增长;李元刚等[3]运用灰色关联法研究显著影响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增长的因素,主要包括水产品加工、灾害预警和科研投资等;王永新等[4]构建生产函数模型,提出资本投入因素对于河北省海洋渔业经济增长的影响最大,其次是渔业资源因素,而劳动力和技术因素影响较小;孙松[5]概念性地提出“海洋渔业3. 0”的发展理论,提出大力发展海上粮仓、海洋牧场和远洋渔业有利于我国海洋渔业的绿色可持续发展。

从已有文献可以看出,国内学者大都从单一角度研究海洋渔业经济,研究对象多集中于全国和单一地区,缺乏地区之间的横向研究。本研究从多角度入手,选取我国沿海地区的面板数据,分析我国海洋渔业经济的影响因素并提出对策建议,旨在为海洋渔业经济发展提供参考。

1 海洋渔业经济增长的影响因素假设

2006—2015年我国海洋渔业产值逐年提高, 2006年约为2 000亿元,2015年约为5 000亿元,增幅约150%。其中,2006—2009年稳步上升,2009— 2013年快速发展,2013年后又稳步上升。从总体来看,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发展向好,未来也将是渔业和海洋产业的重要增长点。

影响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增长的因素有很多,本研究选取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海洋捕捞生产率和海水养殖生产率4个相关变量,提出影响因素假设,并通过实证分析进行假设检验。

1. 1 假设1: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假设2: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

资本和劳动力是影响产业经济的重要因素。对传统产业来说,在产业经济发展尚未成熟时,大量的资本和劳动力可迅速拉动产业经济增长;而到产业经济发展较成熟时,对于资本和劳动力数量的要求降低,转变为对资本和劳动力质量以及技术进步等方面的要求。海洋渔业是传统的资本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资本和劳动力对于产业经济具有一定的影响,且这种影响将随着产业经济增长逐渐从正相关转变为负相关———到产业经济发展的中后期,低质量的资本和劳动力将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产业经济增长。目前我国海洋渔业经济仍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因此假设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和劳动力数量的增加促进海洋渔业经济增长。

1. 2 假设3:海洋捕捞生产率与海洋渔业经济呈负相关;假设4:海水养殖生产率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

生产率是衡量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也是影响产业经济的重要因素。由于受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的限制,较高的海洋捕捞生产率可能不利于海洋渔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而较高的海水养殖生产率不仅可以有效减缓海洋渔业资源的消耗,而且可以推动相关产业融合发展。因此,假设海洋捕捞生产率的提高阻碍海洋渔业经济增长,海水养殖生产率的提高促进海洋渔业经济增长。

2 数据来源

本研究选取我国沿海地区包括天津市、河北省、辽宁省、山东省、江苏省、浙江省、福建省、广东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海南省;由于上海市海洋渔业经济的比重太小,且个别年份的个别数据不详,予以剔除。时间跨度为2006—2015年。数据全部来源于历年《中国渔业统计年鉴》。对传统的投入产出回归函数进行转变,以劳动生产率指标替代技术进步指标,保留资本和劳动力指标。

(1)被解释变量(Y):海洋渔业经济总产值,单位为万元。

(2)解释变量:①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K),计算方法为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海洋渔业占渔业的比重,单位为万元;②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L),单位为人;③海洋捕捞生产率(X 1),计算方法为海洋捕捞产量/海洋捕捞船只功率,单位为t/kW;④海水养殖生产率(X 2),计算方法为海水养殖产量/海水养殖面积,单位为t/hm2

3 模型设定和数据检验

3. 1 模型设定

本研究采用面板数据的回归分析模型:

Yit=μi+β1 ln L+β2 ln X 1+ β3 ln X 2+β4 ln K+εit (1)

式中:Y it表示i地区第t年的海洋渔业经济总产值; μi为常数项;εit为随机误差项;为使数列平稳和减少异方差,对所有数列变量都取对数处理。

3. 2 数据检验

为确保回归估计的有效性,需对数列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和协整检验,以保持数列的平稳性和变量的长期均衡性。

3. 2. 1单位根检验

本研究采用LLC(同质根)和Fisher-ADF(异质根)2种方法进行单位根检验。如果经2种方法检验均拒绝存在单位根的原始假设,则表明数列是平稳的,反之则表明数列不平稳,需进行差分处理。

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

表1 面板数据的单位根检验

table

注:***、**和*分别表示在1%、5%和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始假设。

由表1可以看出,所有变量数列均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存在单位根的原始假设,即均不存在单位根,所有变量数列为零阶单整,满足协整检验要求。

3. 2. 2 协整检验

本研究采用Kao检验方法进行协整检验。模型所得到的ADF的T统计值为- 1. 318 3,其伴随概率为0. 093 7,表明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其无协整关系的原始假设,说明ln Y与ln K、ln L、ln X 2之间存在长期、稳定和均衡的协整关系,而与ln X 1之间不存在协整关系。

4 实证分析

4. 1 模型形式选择

面板数据回归模型主要分为混合回归模型、变系数回归模型和变截距回归模型3种形式。利用F统计量的假设检验确定模型的形式,再根据个体影响形式的不同,利用豪曼斯检验确定其效应模型(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通过F统计量的假设检验计算,本研究确定面板数据回归属于变截距回归;在变截距回归模型的基础上假设效应模型为随机效应模型,利用豪曼斯检验得到其伴随概p值为0. 098 8,即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始随机效应模型的假设,故本研究模型的最终形式为变截距固定效应的面板数据回归模型。

4. 2 模型估计和分析

4. 2. 1 模型估计

根据上述模型形式,采用Eviews6. 0软件,得到模型估计结果如表2所示。

表2 面板数据回归模型估计

table

注:***和*分别表示在1%和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始假设。

由表2可以看出,ln K和ln L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始假设,p值通过检验;ln X 2和常数项C在10%的显著性水平下拒绝原始假设,p值通过检验;而ln X 1的模型估计效果不显著,故予以剔除。因此,可得到模型结果为:

Y it= 2. 724 4+ 0. 247 6ln K it+ 0. 240 1ln X 2 it+ 0. 695 4ln L it+εit(2)

(R 2= 0. 973 5,Ad R 2= 0. 969 4,

F= 242. 548 9,DW= 1. 129 8)

模型结果显示:R 2值和AdR 2值均接近于1,表明模型拟合度较好;DW值接近于2,说明模型的自相关性不强,属于良好程度。综上所述,模型回归效果良好。

4. 2. 2 模型分析

(1)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即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每变化1%,海洋渔业经济将同方向变化0. 247 6%,故假设1成立。表明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增长依赖资本投入,进一步增加资本投入可有效促进产业经济增长。

(2)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即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每变化1%,海洋渔业经济将同方向变化0. 695 4%,故假设2成立。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对于海洋渔业经济的影响近3倍于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因此其将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产业经济的走势。此外,从资本和劳动力这2个因素也可看出,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尚处于快速发展的初级阶段,对于要素投入的依赖较大。

(3)由于资源衰退、生态环境破坏和相关管理等的制约,海洋捕捞生产率对海洋渔业经济的影响基本不显著,故假设3不成立。

(4)海水养殖生产率与海洋渔业经济呈正相关,即海水养殖生产率每变化1%,海洋渔业经济将同方向变化0. 240 1%,故假设4成立。海水养殖生产率的提高不仅可在一定程度上有效解决海洋捕捞带来的生态环境问题,而且可带动海洋渔业与其他渔业和海洋产业的融合联动发展,对于海洋渔业经济增长的促进效果显著。

面板数据变截距回归模型的个体固定效应,即各沿海地区的截距项如表3所示。

表3 变截距回归模型中各沿海地区的截距项

table

由表3可以看出,个体固定效应最高的是江苏省,最低的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天津市、辽宁省、江苏省、浙江省和海南省的海洋渔业经济发展优于河北省、福建省、山东省、广东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山东省、福建省和广东省等传统渔业大省在海洋渔业经济方面并未占优势,这与地区本身对海洋渔业发展的重视和投入有关。此外,长三角地区的海洋渔业经济发展显著优于环渤海地区和珠三角地区,促进区域一体化联动发展是未来我国海洋渔业经济面临的挑战。

5 对策建议

根据本研究的理论假设和实证分析,我国海洋渔业经济受海洋渔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海洋渔业劳动力数量和海水养殖生产率的影响,影响度由大到小依次为劳动力因素、资本因素和生产率因素;各地区海洋渔业经济发展程度不一且差距明显。对此,本研究提出4点对策建议。

5. 1 加强专业人才集聚

海洋渔业的现代化进程离不开人才,海洋渔业核心竞争力的提高和产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更需要人才,应积极出台有助于人才集聚的政策:发展海洋渔业专业教育和素质教育,在吸引外来人才的同时,从内部培养创新性复合型人才;改善就业环境,增强人才的价值归属感和获得感,满足人才的高层次需求,在吸引人才和培养人才的同时留住人才。

5. 2 提高资本投入,完善资本市场建设

我国海洋渔业的快速发展对资本要素的依赖日趋明显。应提高资本投入,以价格机制为导向,合理配置资本要素的流动;完善资本市场建设,加快建设开放、统一和公开的资本市场,提升投资方对海洋渔业的投资价值和投资环境的信心。

5. 3 提高海水养殖生产率,数量和品质兼备

海水养殖生产率的提高有利于增加渔民收入和增长产业经济,更有利于海洋渔业的现代化发展。应在坚持绿色健康的前提下,不断提升养殖技术和控制养殖病害,使海水养殖生产率的提高不仅在数量上有所突破,而且在品质上不断完善,做到“质”和“量”兼备,形成品牌和口碑效应,进一步促进产业发展。

5. 4 推动区域一体化联动发展

由于各地区的发展定位不同,对海洋渔业的投入也不同,海洋渔业发展程度不一且差距明显。应明确各地区海洋渔业的发展定位和目标,在定位和目标导向的基础上发挥自身特色,积极推动区域一体化联动发展。

手机扫一扫
加入收藏